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

陪伴我家多年的“吊扇”

四川省成都市简阳市残疾人联合会 周银

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
  中午回老家吃饭,头顶上“嘎吱嘎吱”响着,时不时传来一股凉爽的风,让吃饭的人也吃得津津有味,于是抬头看见了这些年以来夏季从未缺席过的“吊扇”,看着它转动的幅度越来越大,似乎想说它该“退休”了。

IMG_20190910_184949.jpg

  小时候,夏日炎炎,在没有空调、没有电扇的年代,夏天怎么过呢?很煎熬,大白天人手一把扇子,一直扇着;到了晚上,都端着凳子到外面吹风,屋里面太热,实在是呆不住!后来,电风扇的出现,顷刻之间就成了老百姓的宠儿。在艰难度过无数个夏日后,父母终于忍受不住买了一个吊扇。一个穿着白色的衣服,长着三只翅膀,扁扁的,像鸭子嘴巴的吊扇便挂在了我家的“厅房”。它有四个档位,一档是风力顺和,发出和谐而优雅的嗡嗡声,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;二档时,随着风力的增大,嗡嗡声有点加剧。三档时开始“活泼好动”,欢快地转动着自己的身子,仿佛一个炫耀自己舞姿的“舞者”。到了第四档,它好像要愤怒似的,风力一下子大了许多,整个身子都在颤抖,嗡嗡声也随之变为怒嚎,看起来就像“龙卷风”一样。

  小孩总是对新鲜事物感到好奇,每次我都想去打开风扇开关,看风扇转动。父母无数次警告我,不许独自开风扇。在我无数次光明正大左耳朵进、右耳朵出之后,我深深地相信,父母对它的呵护胜过我。每次我悄无声息地去开风扇,总是听到母亲的一声吼:“不许开风扇!”随之而来的便是母亲揪着我的耳朵,将我拉到一边,狠揍一顿,完全不理会我内心炽热的小宇宙。

  夏日炎炎,那毒辣的阳光把辛苦劳作的父母弄得“湿了身”,尤其是收割水稻、掰玉米的时候,中午回到家,便迫不及待地打开吊扇开关,开始享受吊扇的“抚摸”。午休时,父亲也会搭个凳子睡在吊扇下面。看着父亲睡着,吊扇旋转着,一时间发现吊扇是那么孤独。“高处不胜寒”,即使相隔甚远,吊扇依然能让我感受到它的微微之风。

  吊扇时间一长,就会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,仿佛在诉说它的故事,扇叶上也积满了灰尘。多少个劳作后,它铆足了劲疯狂地旋转着;多少个午后,它让我们随着一缕缕清风入睡;多少个燥热的夏日,它浇灭了我心中的怒火。多少年过去,它或许已经渐渐老去,扇叶也开始变了色;打开开关,它会缓缓地旋转起来,并不像刚开始那样可以快速进入“角色”。

  随着国家的繁荣昌盛,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家家户户也开始装上了空调,吊扇也成了历史,只能在一些百姓家里、经济相对落后的乡镇会议室、乡村教学楼、医院中可以见到它,但是在我家,吊扇依然坚持着,仿佛它的使命还没完成一样。父母年纪大了,吹空调也受不了,于是夏季会经常跑到“厅房”吹风扇。

  吊扇一年四季只有夏天才会发挥它的作用,其余的时间都在休息,不过我家都非常感谢它!吊扇在我家一直努力工作着,直到现在,却没有受到最大的关注,它不求回报地为我家提供“服务”,甚至当它过度疲劳时,还再给它增加负担,当它想休息时,还怒骂它的懒惰,它也默默承受着。

  相信随着岁月的流逝,吊扇也会有“退休”的时候,我会永远记住陪我走过无数夏日的“吊扇”。我会常怀感恩之心,就像对待党一样对待它。

发布人:大扑云 发布时间:2019-9-11 11:40 收藏 阅读人次:1398

回复